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8th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菜花黃。每年一開春,菜花就開始明燦燦地黃,陽春二月陽春三月更是鋪天鋪地。多年前的那時,這些都不是風景。菜花香呢,那時也不是什麼夢境。 春天來時,菜花醒事得早。蔬菜花呢,這裡一塊,那裡一塊,零零散散,白的,紫的,紅的,一點一綴,倒是滿招蜂的。蝴蝶似乎還沒有,還做毛毛蟲的夢吧。種菜人的心思似乎並不在這奼紫嫣紅,只默默等著花兒謝了那粒粒菜籽是不是飽滿…… 這油菜花卻生出罅隙,於萬千花顏之中重彩潑意。這菜花風景,意識潛流了這麼些年,真是苦煞了宋朝那愛花的癡人——楊萬里。這愛花的人呵,情懷就是與眾不同,即使在感慨“年年不帶看花眼,不是愁中即病中。”,依然“日長睡起無情思,閒看兒童捉柳花。”,才吟“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轉眼又唱“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 卻說好多年好多年前的那麼一天,夕暮惴惴。楊氏策馬行至新市徐公店,意欲留宿,身未入館眼睛卻抓拍了千古一幕——“兒童急走追黃蝶,飛入菜花無處尋。”機緣纖巧,最自然的最清新。萬里行走,菜花猶香。 這商機於重農抑商的中國來說,確實潛伏得久啊,將近一千年。 這油菜花,油菜的花,果真不同凡響。管他紫油菜白油菜還是綠油菜,那花就是搶眼,金燦燦,嬌妍妍,明晃晃的。一穗穗,一長吊一長吊地,翠玉桿上,碧葉鋪張,小花兒你開了我開,他開了她開,熱鬧著,鬧騰著,那麼長,那麼長的時日,晃著你的眼鬧。 這天地間的色彩,只知道地球上有大塊的藍,小塊的綠,小塊的褐。身在大陸中間,藍色確乎離得有些遙遠,縱然覆蓋了那麼淼遠的澄澈,也只能是渴慕似的去探訪探訪而已。屯著人的地方就只剩下綠色和褐色的混合彩了,幾筆銀色橫貫其間。其實那綠色也少得可憐。 可我偏對於綠色有天生的避諱。不是說自己不喜歡蒼松翠竹,也不是說自己不喜歡碧水青山,更不是說自己不喜歡綠樹芳草,而是那生動的綠意一旦下載到身上,紙上,或者布上,就覺得俗艷,死沉,噁心。 卻不想這菜花用它的金黃一掃我的偏見與傲慢。不是麼,那分明黃,那分明艷,分明地與春天的綠澤相得益彰,不管你把它放置在哪裡,或鋪墊,或陪襯,或點綴,它都顯得那麼自然大氣。 油菜花香,略微地經過鼻底,就像一尾滑過弦上的顫音,激靈一下便消失了。浸入花田里,風不要大,陽光也不要艷麗,那些許的刺激的沉悶就會無影無蹤,而清香便恰到好處地抵達。 春天裡,風中飄散著菜花蜜的甜香,飛進菜花笑靨燦爛如花。 年少的記憶“麥苗兒青來菜花兒黃”,到如今哪裡還看得見麥苗兒青?幾處還有菜花黃?春天裡出發,幾時向著油菜花? 笑談中的“潼南”在我們的逆旅冊裡確實是一塊“童男地”,卻讓我們在燈火闌珊的夜色裡迂旋往復而無處落腳,哪裡都是人影憧憧宿心滿滿啊! 陳摶的傳說是到了那裡才知道的。原來春天的菜花香裡還可以頓悟道理呢,莫非這一駕臨還能沾染點慧根悟性?遠遠的那座小山峰正等著這位高人的雕塑入座呢,想那時,高人在天有靈必然會引來更多花癡吧。 看著半空中緩緩低飛的滑翔機,你有一種俯瞰的慾望,這地面上大塊的色彩大塊的金黃肆意芬芳,只有凌空才能一覽無餘,只有居高才能暗香盈袖。 土地平曠,到處都是菜花。縱然你身在花田里,眼前不過就是齊身的菜花,你可以掩映一分嬌媚,可以換得一分天真,使勁墊一墊腳,你或許能夠看見更遠一點的花田,但你似乎有些遺憾,不免自問:這裡的菜花與所經過的某一處菜花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戴著花冠,你是賞花人。行進在花田阡陌,你努力地找尋風景。 時有一棵兩棵落了葉的樹,突兀地站了起來,孤伶伶地佇立著,相近的似細語,相遠的是守望,於色澤深處菜花香裡靜靜定格,仿若水墨雲天那清潤裡俊俏的暈染,這裡一筆崢嶸,那裡一筆料峭。 偶爾一口小塘,葦蒲艾草鬱鬱青青,你有了一分觸動。 有幾處樓閣婉約其中,正是最好的觀景台,你欣喜於高處,回望遠處那等待塑像的小山峰,想像那裡該是最為攬勝的高處。你再一次地想往著空中滑翔…… 沒有來過,你就無法想像那成片成片的金黃是怎樣鋪展那分壯闊的,天氣並不怎麼作美,即便有些暗沉陰鬱,依然擋不住那金黃的明媚寫意的遼遠。碧毯上可以畫一個金色的太極圖,也可以撒開幾縷金黃的綢帶,也可以綿延一個個金色的漣漪…… 這裡居然有一個花卉園,多麼地不明智啊。單比獨鬥,菜花不似那玉蘭端麗,不似那櫻花燦爛,不似那杜鵑鮮妍,可這裡是“七彩流金”油菜花的勝地,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形單隻影不淹沒你才怪呢…… 一條河縈繞著,環抱著,滋養著這萬千良田億萬菜花。碧水行舟,那金色只一筆濃重就深深地畫出了這一片天地的絕色。 那素淡的民居,縱橫勾勒,煥發出古韻的清幽。可惜啊,這裡沒有茅草屋;遺憾啊,這裡沒有木板房。田間地頭,多的是野菜,一扎扎,一束束,鄉聲切切,鄉韻脈脈。這樣簡單的生活,這樣原樣的生態,觸摸著一顆浮躁的心,歸於恬靜。 老天還是很悉心的,一直未飛細雨。否則煙雨濛濛,那金黃的詩興估計真的會在我們心口鏡頭默然沉寂。 菜花黃,菜花香,歸園田居是夢鄉。

| 3rd Apr 2013 | 一般 | (1 Reads)
上元節了,心,卻異常的靜,靜得能聽到心臟的跳動。 漫卷珠簾,太陽斜掛頭頂,光,是柔和的,酥軟的,但溫度未曾暖轉。冷空氣氤氳不散,拉開窗玻,僅留細小的縫隙,讓清新進入。一條銀帶連接天地,迷亂的光離子,如瀑布游曳煙川,陳腐一夜的息塵雲向亮處,爭先湧後,旋浮輪迴。 依舊,坐在案前,梳理思緒。顧首來時路,一度徜徉古韻,一副音容笑貌從天邊飄來。那不是宋代詞豪晏殊嗎?只見他,布衣青衫,款款而近,低吟: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玉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一闋詞,繪聲繪色素描了那時今夕的景致。一夜東風度,千樹萬枝花曼舞,滿天的星斗,滑過瑤池,璀璨雲際。陌上,寶馬香車似水流,玉簫婉約,聲聲扣眉,月亮清輝旋轉,撒落滿地,歡慶的人們載歌載舞,通宵盡歡。雪吻柳浪,新枝蛾黃,戴眉嬌姿輕盈蓮步,風拂,暗香疏遠。眾裡百度尋來,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那夜,驚鴻一眸,千年破繭,神話的故事在劇中人間再現。 記不清,何時開始對元宵節情由獨鍾。小時候,父親在外地工作,不管多忙,也不管路距多遠,年關前,他都趕回和家人共度春節。他給我和弟弟,嶄新全貌。他特別講究節過個喜氣,買好多好多鞭炮、爆竹、煙花,除夕和元宵節永夜不停。由於我家較多燃放的品種較多,週遭鄰里從四方趕來,挑著孔明燈蜿蜒雲集,宛如長長的游龍,照明夜空,和穹宇的星星璀璨爭輝。銀花火樹,沖天炸開,似仙女空中散花,歡呼聲劃破寂靜,久久地,久久地,迴響在狹長古巷。幼小的我,看到了,看到了大人小孩子臉上綻開了花,不加掩飾的笑開了懷,笑彎了腰,憨厚,純真。 那時,只知道元宵節,小孩子穿新衣,放鞭響,看孔明燈,觀獅舞,湊熱鬧,沾喜氣,卻不知節日背後的諸多故事。長大了,從老師那,從書上讀到了過元宵的典故。印象最深的就是,大觀園內過節,吟詩作對,燈謎競猜,好生羨慕。不覺中,不喜歡古詩詞的我,受到了熏染,默默地翻來文言文,似懂非懂的啃著,大多時候是囫圇吞棗,未語先臉紅的我,只是私下穿越時空沉魂古香丹屏。 一張錄取通知,從此離開家鄉,加入漂泊之列。光影月轉,幾番春秋暗度。矜持著兒時的夢,一路走來,南來北往,不曾留下痕,可常懷念孩提時那種過節的味道,但終因種種理由拍拖重溫舊夢。一個人,游離無定所,每逢此日,也沒了兒時的興趣,常常獨自室內,或聽音樂,或擲步校園,或約上幾個同學,海闊天空,從古到今,從國內到國外,洋洋灑灑豐台飛煙,淋淋瀝瀝古堡神秘,在說笑中送走了一載又一載燈海景幻。 最難忘的驀然回首,是江南學府一隅。一幕別開生面,伴我紅塵不醒。 那年記不清何故提前到校,元宵節那晚,雪下的很大,鵝毛傾宇,園野銀裝。我,身不由主,深一腳,淺一腳,不由自主的走近閱覽室,只見,孔明燈高高在掛,照在厚厚的雪被上,溢光流彩刺眼。做事專心的我,一旦事態中,過耳不聞身外事,即使喧嘩四面撲來,也能保留一份鎮靜與己。報紙在手裡滑動,張頁順指翻轉,聚焦字的行間,目移轉睛刷新版面。一致身後人,連叫數聲,置若罔聞。一高大身影舉目凝視,似曾相識的面孔,咫尺佇立。四目以對,千年冰峰坍塌,塵封的心,鮮活了。鞦韆夢裡的王子,走到眼前,真可謂眾裡尋他皆不是,一目闌珊定乾坤。 人,都有自己美好的嚮往,做著五彩斑斕的夢。我,同樣編製有花季的夢,反反覆覆腦海湧現。幻想有朝一日,翩翩君子,儒雅拘謹,成穩睿智,忽然從天而降,從遠古走來,走到自己身邊。而那夜的孔明燈閃爍著不樣的光束,似乎朦朧愛的神秘。而毫無準備的我,意外與你,就這樣相遇了,相遇在飄零無聲的朦朧裡,是佛光顯靈,還是前世約定?無需任何理由,讀他的眼神,知道我是他千年的期待,炙熱的情愛從眶角流淌。兩心若有靈犀,無需太多的表白。情從不同方位衝撞成一線,孔明燈記下相愛的誓言和渴望執手的心願。心願放飛,在雪的深處,聆聽梅開的聲音,兩顆心亦隨之交融化成五彩弧霞。 只可惜,那晚,風色狂暴,一片梅瓣凋零落下,脫離了連理的枝節,飄飛在濃濃的煙霧裡,瞬間迷濛了我的眼睛。我,終究未握緊你的手,在清圓半隱之際,迷失了自己,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明知道你是我千等萬待之人,也清了你正是從詩經畫卷裡向我走來之人,卻不知所然擋你於心的渡口之外,一次又一次的泯滅你那火熱的激情。你,無可奈何的離開我心底的那個角落,遁出那一彎清幽夢境,身影漸漸模糊,最終消失在蒙煙之中。 歲月的腳步,匆匆,太匆匆。去了,來了,反覆著華輪,循環往來。漂泊的人依然在路上,孔明燈泯泯滅滅,如流去的江水,也如枝頭綻放一季的花蕾,謝了,就是謝了。 樓外空處,爆竹聲聲,多少往事化作浮煙。簾內,誰在回憶中吟詠那段情,那份緣。幾世的約定,半載的曾經,今世的守候…… 天色緩緩暗了下來,無風空冷,明月從海岸升起,攜著雲朵,從東西行。 著一襲冬裝,尋向湖畔雲亭,幻化一葉輕舟,劃往夢裡江南,故地重遊,找回失落的夢。在寂靜的竹林深處,聆聽你為我唱的那首歌謠。 此時,我心飛翔,隨著放飛的孔明燈,冉冉升空,滑向與心靈感應的方向……

| 5th Jun 2012 | 一般 | (1 Reads)
永遠都不會遺忘的,是那些機緣巧合的往事。或許真的是緣分使然,讓我們相遇相知。以致戀戀不捨的分離。想念你,就像梨花開過,桃花一定綻放一樣的牢固。當我的眼眸觸及到天地間那灰白的沉淪。我知道那些被禁錮在心底的思念。又會刺破胸膛,滴著血變成一道彩虹,映於我的腦海,虛無飄渺,而又美輪美奐。痛楚而耀眼的張揚著。我們的心靈之約總是帶著點酸酸甜甜的感覺。不忍又不捨。 我常想,當我瞇著眼睛看你的時候,你躲閃的眼神讓我好笑。靜靜的聽你講敘一些泛黃的記憶。欣喜的聽你那些發笑的諧語。殷殷的感受著你的款款深情,你的擁抱讓我幸福顫慄。那些歡笑的日子,那些幸福的甜蜜。讓我流連沉迷,讓我心痛無語。一路陪你,聽風,賞雨,看雪花飛舞,送日暮西沉。一路歡聲,一路笑語。一路享受著有你的放肆。一路綻放著花一樣的芳香,雨一樣的詩意。一路難捨有你的日子。 當你輕飄的衣角掠過我眼眸最後的一點餘光。我知道,我已無力忍住在你轉身後那滴飄蕩的淚。任它流至唇齒,苦澀自知。心痛,心傷,伴著那些撕裂的笑容。一起深嵌進桃花濃放的那一瞬間。桃花依舊,暗傷淡淡。離別是最傷人的東西,那些揪心的痛楚,會伴隨我一直飄蕩在那些有夢的笑容裡。 本以為心靈的堅強,會抵擋住那些塌陷的思念。可經不住淚水的橫流。終於讓心靈決堤。面對你的款款深情,我願幻化為影,與你如影隨形。不想重重的思念,傷了自己,也會讓心靈荷重的難以喘息。只想老去的時候,我們的故事,深印進我灰白的髮絲裡。蕩出串串欣喜。便已知足了。

| 27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在網上閒逛,無意看到一個心理測試,進去測了一下,很多測試題其實我是不知道答案的,又或者備選答案中沒有我的現實想法。其中一道問題關於被測者如何選擇朋友。我仔細想了一下我的朋友們,我在與他們結交之前,好像並沒有對誰做過什麼分析、評判、甄別一類程序,再斷定是否要與他們成為朋友。而是自然而然的交往,當時間沉澱後,他們依然在我身邊;當我們各奔東西後,無論相隔多遠,依然讓我感到溫暖。這些時過境遷而依舊待我如往昔的人,便是我的朋友們。 在我成長的過程中,不斷變換新的環境,接觸新的朋友與敵人。苦悶的時候,總是不自覺的想起曾經與朋友們在一起的快樂時光,當時或許只有單純的快樂的感覺,而這孤獨的時刻回想起那些片段,才能真真切切地體味到那種幸福的味道。懷念,充斥著一種酸酸甜甜欲罷不能的感覺,渴望從這種懷念中汲取一種精神的力量,支撐著我在這異國他鄉努力生活。 前段時間的大地震及一系列事件的發生,鬧得國內人心惶惶,親朋好友的關心問候紛紛而來,這證明我沒有被遺忘,再遙遠也依然有人在心裡記掛著我。聽媽媽說,YY居然把電話打到我家裡去了,問我媽我這的情況。只因為我晚了一天看到Y的留言,沒能及時回復。這傻子真是最能招我哭啊。因為我知道你一直很怕我媽,我還清楚得記得那次你打電話找我,沒想到我媽接的,當時你都不知道說啥好了,半天不出聲,想起來就想笑啊。思緒如潮湧來,臨別時見面的場景再次浮現,我只能幸福的落淚了。 XQ在個性留言裡祈禱我的平安,用著我們之間獨一無二的代稱,許久的許久以後,這個代稱的由來也許不再那麼清晰,但是這代稱中包含的當初的單純、快樂以及情誼將永不褪色。Q啊,我喜歡上課的時候,抓著你的手啊胳膊啊啥的捏來捏去;我喜歡下午沒課的時候,與你一起在宿舍睡得昏天黑地;我喜歡每個週末來臨時,與你一起下課就衝向西門擠車(每次你都積極的擠到座位後再讓給我(*^__^*) 然後我就不爭氣地睡到終點站)。Q啊,我跟你說過,現在想起來每週回家坐在車上的時候最幸福,但是我沒說那是因為有你陪著我。(你知道我一向不在人前矯情得說話的。^_^今天就讓我在這裡矯情一下下吧!) 所有對我表示過關心的朋友們,我都如此的感激你們,感激你們的惦念,感激你們的話語,感激你們的情誼,感激你們讓我覺得如此的幸福! 文章來源:海鳴威的BLOG |陳丹青的部落格 |聯想的公主城堡 |馮克軍的藝術空間 |肝病科趙龍軍的治療中心 |美國所劉衛東的BLOG |桃花源 |cute西西的BLOG |畢詩成的BLOG |高永清的部落格 |

| 20th Apr 2012 | 一般 | (1 Reads)
左看右看,潛心揣摩,「工作狂」這三個字,怎麼都不覺得是褒義詞,但我又認為發明這個詞的人一定是帶有某種感情色彩的,那到底應該是什麼呢? 先說工作狂是幸福的。既然工作著,說明找到了自己的領域,還能狂,表示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所以捎帶腳的也就提高了業務水平,增加了求職升職的砝碼。 甚至很多人和朋友聊天時也是三句不離本行,醉心於工作的點點滴滴。但比起購物狂來說,雖貌似一類,但沒人拿刀逼你去購物,加班卻分主動和被動。做個工作狂值不值?這就需要細化。有人總在收拾同事的爛攤子,或者不停地重複工作,整日疲憊,喪失剛入行的激情,最後靠辭職來調整,我看就不值,這種人只能稱作「過度工作者」,純粹是工作量過多的問題,而不是「工作狂」。 我們一般說這個人是個工作狂,大多是他主動要成為一個工作狂,懂得工作並快樂著,時不時忙裡偷閒一番,工作不但不會摧垮身心,反而會成為快樂生活的滋補品。例如我身邊一個攝影師,每天除去拍廣告,還能總去酒吧、音樂節等拍些根本不賺錢的照片,並把這些得意的作品掛在家裡顯擺,實在可貴。還有一個設計師,給我們小區的很多業主設計了許多個性化的門牌號碼,這和那些工作之外敵視電腦,回家面無表情,或看電視或昏昏欲睡的人形成強烈對比。工作中飽含激情的狀態固然提倡,但我更關心他工作之外幹些什麼。挑個除了工作以外最愛做的事,花點時間和朋友相處,你其實可以做個快樂的工作狂。 那麼從我們開始工作的第一天算起,工作究竟是為了什麼?開始是為了生存,後來是為了興趣,最後暫且說是理想吧。畢竟最初的夢想最後又當真在做的人是少數,那些人是幸福的,我相信他們有足夠的激情完成自己的工作。那大多數的人呢?我曾經的理想是音樂家,或者畫家,總之至少是和藝術沾親帶故的,再怎麼排,如今網站的工作也沒進到過我職業排行榜的前十名。說自己也是個工作狂還真有點臉紅,但我也努力地工作,閒暇之時還依然練琴和畫畫,正因為要滿足自己的這點私心,就明白不能放棄工作,工作還是供給了我孱弱的經濟基礎,讓我敢逛逛琴展。 我相信工作狂一定是要有所平衡的東西,如果你覺得電視劇能讓你更全情地投入工作,當然也可以選擇看電視。只是擔心那些總想趁年輕一再透支健康的人,難道真的除了工作能一言不發?還是在日常生活中給自己一些獎勵,去喜歡的餐館大吃一頓,或者經營一下與家人的關係,陪太太到喜歡的商店逛逛,這樣多好。 其實我們的社會還是很需要工作狂的,但我們也要看清,太多的人用全部的努力,不過換來了普通的生活。如果就像兩個人爬山,一個人永遠嚮往遠處的風景,一個人卻始終留意欣賞路邊的風景,誰更辛苦呢? 剛好手裡拿來了一些好看的圖片,我和女友都驚羨坦桑尼亞的風景,一部電影讓那座赤道雪山聞名於世,為了親眼目睹乞力馬扎羅的雪,我們也相約用全部努力去換。也許只是為做個工作狂找個快樂的借口,這不,我們已經開始假裝到處尋碟了嗎?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2 Reads)
是不是每天晚上睡前都覺得疲憊,為一身鬆鬆垮垮的肉感到煩悶呢,別倒頭就睡了,拉伸筋骨是keep fit的最佳方案,每天睡覺前,在床上折騰1分鐘,堅持2星期左右,你就會看到效果哦!   A、大肚腩消失姿態:仰臥,雙腿上提彎曲,雙臂向前伸直,雙手貼住雙膝,膝蓋互相緊貼,雙膝和雙手要做到好像互相頂撞一樣。 保持5秒鐘以上,重複4~5次。   功效:主要鍛煉下腹部肌肉,對雙腿的纖瘦也有幫助。   B、塑造渾圓美臀姿態:仰臥,雙腿彎曲,先在腳下放置一隻坐墊,雙腳要壓住坐墊,臀部稍稍向上,離開地面少許,雙手放在胸前。保持5秒鐘以上,重複4~5次。   功效:收緊下垂的臀部,塑造小巧堅挺的美臀,對雙腿也有鍛煉效果。   C、消滅樹幹腿姿態:仰臥,雙腿上提彎曲,雙腳內側緊貼,首先交叉雙手,分別抓住雙膝外側,膝蓋盡量張開,而雙手卻要按住膝蓋,膝蓋和雙手互相角力運動,才能達到鍛煉效果。保持5秒鐘以上,重複4~5次。   功效:鍛煉大腿外側,塑造修長腿形,順便鍛煉雙臂。   D、糾正蘿蔔腿姿態:仰臥,手臂平伸在身體兩側,手掌朝下,雙腿彎曲,膝蓋緊緊夾住坐墊,雙腳分開大約20公分,膝蓋盡量用力往裡壓。保持5秒鐘以上,重複45次。   功效:糾正蘿蔔腿,讓雙腿回復修長筆直。   E、促進全身血液循環姿態:仰臥,手臂向上,雙手互握,放鬆身體,身體左右轉動。保持5秒鐘以上,重複4~5次。   功效:改善全身淋巴循環,促進血液流通。   F、解決下半身浮腫姿態:仰臥,手臂平伸在身體兩側,手掌朝下,雙腿伸直向上,保持住,然後轉動雙腳。注意腳掌的動作,雙腳腳尖向左右揮動,就向對人招手說Bye bye一樣。把腳趾合起來再張開。保持5秒鐘以上,重複4~5次。   功效:幫助下半身消除浮腫。

| 15th Apr 2012 | 一般 | (5 Reads)
柏林開館。其主樓由著名的建築師丹尼爾‧列別斯基設計,在開館前已引起很大反響,並以裂的六角星為唯一的建築風格。 這座猶太人博物館可以說是柏林博物館中最受歡迎的益處。他敘述了兩百年來德國與猶太人的歷史,以及德國猶太人與非猶太人之間最緊密地聯繫。除了平常的展覽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展示交替更換。博物館裡還設置了拉斐爾‧羅斯學習中心以及研究部門。大樓建在柏林十字山城區將古典的咨詢委員會的舊樓與新樓連在一處。 這種之字形是來自美國建築師尼爾‧列別斯基的設想並發展成裂的六角星型。在地下一層有三個交叉的傾軸,這三個軸分別表示連續之軸,放逐之軸,以及大屠殺之軸。大屠殺之軸的末尾在大屠殺之塔,一個光線不足的思考之處。連續之軸的末端是在一個高高的陡峭的樓梯旁,從那裡可以去一般展廳。放逐之軸引領著參觀者走出大樓進入放逐之園。這個花園延伸得很遠成四方形,視力所及的是混凝土造的圍牆。花園裡有49個六米高的混凝土架裝置在一個斜面上,它象徵著猶太民族傳統的和平與希望。數字49時代表以色列創國的年代,1948年,在中心的第49根表示柏林。還有幾條斷掉的線排列著形成了」記憶之孔」,從地下室到頂樓完全空著的房間,可以從有些角度看到,這表示人們紀念著從德國大屠殺之後的空白。

| 28th Feb 2012 | 一般 | (1 Reads)
題記:很多人都說,雙子與水瓶最適合做朋友,想做戀人,還需要很多很多的緣分……   我們相遇之後便是錯過……   我不是個癡情的雙子,卻只因那心中的遺憾,讓我選擇孤獨了2年,原本想去想清楚一些事情,但卻是一直在等待,直到如今的放開~只有放開自己才能去過屬於自己的人生,唯一的願望便是希望我們都可以過的很好!   他是個奇怪的瓶子,常常有著自己的古怪想法,可我知道,我都懂~~   他說:喜歡的並不一定適合自己,於是我找了個適合自己的~~~   我原本想說:可是你怎麼知道喜歡的不適合自己呢?   可我終究沒有說出口~~既然他已有了屬於自己的選擇,我又何必強求~~   和他的再次相逢,是因為網絡~~現在想想網絡也真是個好東西呵~它可以讓二個原本已沒有交集的人再次「遇到」,即使只是在網上~~有時候想,命運真是捉弄人,既然命運安排我們重逢,那他身邊又何必要有另一個人?笑真的好可笑~~可我們彼此都知道,我們是世界上最瞭解對方的人~他說和她在一起只是因為習慣~~可是習慣究竟是個什麼樣的情愫?   就這樣,我們還是會習慣性的開始每天的聊天日程,我們彼此熟悉,彼此關心,彼此問候,於是,我們終於知道彼此是如何的錯過了~兩個都需要安全感的人,又怎能給予他人所需的安全感?兩個連自己都不能確認的人,又怎能去確認彼此?我們是那麼的相像,卻又是那樣的不合拍,於是,即使相愛,也無法攜手~   可是,這世界還有一種東西叫「曖昧」,超過了友情,但卻不是愛情~~我們就像兩個孩子,緊緊的抓住了曖昧這最後一根維繫彼此的稻草!曖昧的情愫在心中滋長,我們都知道已回不到過去,也沒有力氣再去改變這一切,可誰也不想放開手,怎麼辦?應該怎麼辦?能怎麼辦?   這注定是一個無解的命題~~   他說他喜歡把心事講給我聽,也只講給我一個人聽,我也願意樂呵呵的去安慰他,雖然知道這很傻~但就是很願意很願意,即使沒有結果,我們喜歡同種風格的歌,同種類型的電影,同種~~~太多太多的相同了,驚人的相似擺在眼前,連我們自己都沒有想到,能有人不需解釋的瞭解自己,知道自己在想什麼,可以一起侃大山,一起發感慨的感覺真的很好~   他說:其實我滿喜歡你的。   我說:是把~呵呵   他說:是的,以前就滿喜歡你了~   我原本想說:其實我也很喜歡你~   但是我卻說:呵呵~我有滿好把~   因為知道沒有未來,所以我不想他的生活泛起波瀾,打落牙齒和血吞的感覺真的不好,可是真的不能怎麼辦,曾經近在咫尺的未來,已天涯~我們是朋友,也只能是朋友!   死黨說:如果我是他,我也會選擇和自己喜歡的聊天,和適合自己的人在一起~~   可是,是這樣嗎?為什麼好像只有我自己放不開?   每天都提醒自己不能越線,不能說錯話,不能~不能做很多的事情~因為我不是他的她,對他來說我是誰?我也不知道,像傻瓜一樣的感覺真不好,為的竟然只是和他說上話!看看自己真的好傻,曾經我也是個驕傲的雙子,我不屑於很多東西,我不理會那些圍繞在身邊的~~可,為什麼,對於他,我竟是那麼的看不開?真的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原來這就是愛情,我一個人的愛情,它讓我變成了傻瓜,十足的傻瓜。曾經以為,愛情從來都是件百轉千回的事情,是你的總會是你的!現在終於相信,有的東西,真的,如果你不抓住,不緊緊的抓住,它真的會不見!原來,錯過了便是真的錯過了,我們就是曾經相交過的直線,終究變成了平行線,朝著不同的方向無限延展,不再有相交的可能!   我們,一個雙子,一個水瓶,兩個同是風象星座的孩子,原來真的抓不住彼此,不是因為不愛,而是因為太在乎,在乎到,連確認的勇氣都沒有……   我們相遇,但是,我們錯過……

| 25th Feb 2012 | 一般 | (2 Reads)
身為瓶子的我,身邊的朋友、愛人、都是天蠍居多。和天蠍總會不期相遇,也許水瓶和天蠍同處在某一個磁場,我總能感觸到天蠍的氣息。   我不時會質疑自己對蠍子的情到底有多深,而當初之所以會愛上蠍子,是因為出於瓶子本質上的博愛精神,還是宿命的糾纏,才使我不可救藥的愛上了他?難道說,好奇的瓶子注定會被神秘的蠍子所吸引嗎? 在愛的世界裡,公主的王國裡,不會有我。不會因為懂得愛別人而被珍惜、不會因為乖乖而被寵愛。   有時甚至會覺得自己只是童話裡走出來的某個容易被忽略的小角色,在現實裡不會擁有真愛。   愛慘了蠍子的我,過去總把這段久違的愛情埋藏在心裡最深的陰暗處,獨自承受著這種不可承受之重。   他闖進了我的生活,改變著我的人生觀,打磨著我身上的稜角。因為蠍子,我學會了隱藏悲傷,蛻變成一隻刺蝟,但我的刺並不扎人,只是為了保護自己而已。冷漠,從此便成了我的保護色。我不再讓任何人靠近,因為害怕再次受到傷害。我知道,如果不想受到傷害,就不要去愛;與任何人保持距離變成了拒絕悲傷的借口。被傷害後,我簡直整個人都沉寂了,我變得對身邊的一切都感到質疑,不再信任,與任何人都保持距離,一天下來都很少說話,對別人也沒有什麼熱情,都是冷眼旁觀。而且因為疑心病很重的原因,對任何事依舊我行我素的。唯一慶幸的是,我在別人眼裡不是寂寞,而是冷艷導致的氣質罷了。   即便他對我的傷害,不可言喻。可是無論他對我怎樣的冷漠,總是那樣吸引人,我總是逃不出他的磁場。從一開始對他的討厭演變成了喜歡,從喜歡演變成了深愛,這需要多大的勇氣,你們知道嗎?過程是幸福的,而結果卻是悲慘的。   現在他在遠方上大學了,我的心才平靜了那麼一點點而已。無法淡忘他,我想也許水瓶和天蠍是有宿命糾葛的。   在人群中總是能感覺到身邊天蠍座的存在,他們特殊的氣質,總是與眾不同,也許我真的逃不掉蠍子的磁場。我一直堅信,蠍子的冷傲,只是外表。內心的溫柔和炙熱的愛都被隱藏起來。或許冷傲是他們的保護色。或許他們都如所有蠍子一般,外殼很硬,裡面卻很柔軟。所以一直以來我無法對他忘懷。   可能是因為還年輕的原因吧,生命中多半的事情都要與愛情掛鉤吧。我也不是一個例外。同時,我也是一個不幸運的人,總是愛上不愛我的人,又總被那些讓我反感的男人糾纏。命運齒輪就是這個樣子,他每咬合住一次,就要改變一個人生活,可能是讓他(她)更幸福,亦可能令其不幸。   如果說命運中所遇見的每一個人都會在你的生命的紙張上留下任何一點紋路。那我寧願用我自己的鮮血化成一片,來掩蓋住那過去的絲絲愛的斑痕。儘管如此,我依然愛上了那個蠍子的冷酷與淡漠,愛上了他的善良與純真。   也許愛情不是一種被強迫的感情,但是我居然能用一種被迫的心態就迎接它。但當愛會造成對方的困擾,我會義不容辭的離開。因為我不願意親手把愛,演變成他對我的厭倦與恨意,加速了自己的痛苦。   瓶子與蠍子,其實是有相似點的。瓶子的我,一旦確認來的目標,就會死心塌地,不顧一切的愛。愛他,我從未曾後悔過,因為他值得我愛。   你是一個十分典型的天蠍座的人,冷酷,無情,單純,霸氣,還有你那深遂的雙眼,一直淪陷到我不能自拔為止。在我想征服你的同時,也將自己暴露無遺,讓你可以很容易就接近,傷害,吞蝕我的心。   我越是想要清醒地離開你,越是感覺到自己愛你的心已不可救藥,付出的要如何才能收回。在你冷漠的外表下有一顆固執,懷疑的心,我怎麼做都不對,我怎麼說都是錯。我不知道蠍子天生就是瓶子的剋星,還是你善於懷疑的利刀割破了我的心,讓我對你又愛又恨,彷徨不定,於是在認識你之後我迷戀上了星座,現實中你從不讓我走進你的世界。我只有從星座中去尋找你的影子,在星座中去尋找我們之間可能有的交點。

| 20th Feb 2012 | 一般 | (1 Reads)
3月31日,是個不凡的日子吧,因為我又見到他了!   前段時間一天我生病了,記不得到底是哪天了,很難受!折騰到整整凌晨3點多了,我實在躺不住,起來燒了一壺水,泡了杯茶,非常無目的的打開了電腦,登了QQ,讓我驚訝更讓我歡喜,因為我看到他了,看到他的頭像亮著,已經很久很久沒有在網上見到他,竟然在晚上這麼晚的見到了,真的很開心,很開心,即使就是這樣看著他那亮著的頭像,我就已經很開心了,更不用提能聊天,說一句話了。我忍不住和他先打了招呼,發了個驚訝的表情,打了個問號,他和我說話了,我好開心啊,我問他還是習慣那麼晚睡,他說在昌平一家網吧呢,查點資料,沒有深問他太多。真的已經心滿意足了。   他是誰,他是我所有男性朋友中我第一個傾心喜歡的男孩,我喜歡他的內向靦腆的性格,還有他那胖乎乎的樣子,和笑瞇瞇的眼神。見面僅兩次,可憐啊。我就是喜歡他,真的真的很喜歡他,最初我覺得他應該也是對我有好感的,但是為什麼就這麼輕易的放開我了呢,我很心痛!!!   喜歡我的男孩子很多,自己長的不算漂亮吧,絕對順眼的。但是我覺得認識我的朋友都喜歡我的性格,我自認為我很豪爽,自己也算比較有能力,要強。我喜歡的人不喜歡我,多是因為不敢輕易接近我,也許是我太要強了,沒有男孩子會喜歡我這樣的,因為我這樣的往往過於獨立,很不會溫柔。我喜歡他,他也許很能感覺到,但是他又不敢接近我,我猜他是因為自己能力不及我吧。男人不喜歡我這樣好強的女人。   好了,說說我去看話劇吧。那天晚上下線後他給我一條信息說他們要4月初有話劇演出,問我可以去看,帶多少人都可以。我回了真的嗎,想去看。是,想看話劇,更想看一看他。看看他變了嗎,看看他還好嗎,這個比我小兩歲的男孩子。我一點不覺得他小孩,我更不是人們所謂的老氣。我可以跟任何人說我生於86年。因為我還是有資本的,資本就是我的心態,資本就是我的人。   那天提前給我信息要求我能在6點半前過去拿入場票。我按時到了,來到北演劇場,推開陌生的外門,拉開劇場的小門,他看見我了,我沒有看清那個人是不是他。隨即又把門關上了。剛轉身,手機響了,是他,那肯定就他看見我了,我在外門口等他,他出來了,穿了一件米色外衣,似乎不是他第一次見我時的衣服,戴著他喜歡戴的帽子,是個新鮮顏色的,因為我當時也戴著帽子,所以沒有過於抬頭看他。拿著對講機,匆忙的兜裡掏出了個信封,上面寫著XX,幾個人,八個,這兩張還要嗎,留著賣別人吧,哈哈哈哈,我賣誰去呀,挺忙的吧,嗯,對講機響了,他轉身就要離開了,我先進去了啊,嗯,你先忙著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叫他,還是他有意避開我。轉身就回演出大廳了。我開心,因為見到他了,我無聊,因為他突然又消失了。直到我的同學陸續過來,進場,看表演,演出結束,散場,都再沒有見到他。我有點無奈,算了吧,能見到已經很讓我滿足了,不要得寸進尺了吧,呵呵。   下地鐵打車回到了我的老窩。清淨的老窩,又接到了他的電話,很欣慰,他還是他,我相信他沒變。多想現實中的人們能像電影裡演的一樣,喜歡一個人,有朝一日真的能終成眷屬~~~

Next